您的當前位置:中国福彩网首页 > 興趣愛好 > 文學 > 正文

文昌之鄉 探訪蘄春教育“傳奇”(上)

點擊:次 時間:2014-06-05 10:35:51 作者:

中国福彩网首页 www.ofbfgh.tw

 湖北黃岡蘄春縣,一個只有90多萬人口的普通縣城,近百年來卻出過1800多名教授(含副教授、博士),并因此而名揚全國,被譽為“教授縣”。

  蘄春古稱“文昌之鄉”,自古以來就有崇文重教的傳統。史載明清時期有進士、舉人461名,民國時期大學生有550余人,留學生60余人。如今馳騁于海內外大學講壇上的蘄春籍專職教授有1600多人,其他領域的專家學者等約2000人(見2008年出版的《蘄春教授風采》),以至于蘄春與江西臨川縣、江蘇宜興縣并稱為中國三大“人才之鄉”。

  今天,蘄春不僅有“博士街”東長街,更有“教授里”王家弄,倘若一個村至少有10個以上的教授就可稱“教授村”的話,蘄春至少有三十多個這樣的“教授村”。因學風旺盛,蘄春很多家庭出現父子、母女、兄弟、姊妹都是博士、教授的情況,一時形成“蘄春教授現象”。倘若掀開蘄春教育史的面紗,無論是鄉紳、官吏返鄉,借助學田學款倡辦書院、私塾、義莊、宣講所,還是風行一時的農民補習夜校,無一不給今天的鄉村教育以深刻啟迪。

  探訪“博士街”

  從武漢乘坐大巴前往蘄春縣的途中,先經過蘄州鎮。在高速路口下車后乘坐一種當地稱之為“馬摩”的三輪車,約15分鐘便可抵達東長街。這是一條長約500米的古街道,街口有七八個撐著大陽傘、坐在縫紉機前等待散活的女人。一眼望去,街道兩旁充斥著各色服裝店、鞋店、窗簾店等,間或穿插三五個李時珍大藥房——蘄州,正是李時珍的故鄉。

  今天的東長街看起來貌不驚人,但幾百年前這里卻是聲名顯赫的寶地,當年,尚書府、將軍府、御史坊、進士第等在此毗鄰,人稱“水漫紅石頭,狀元滿街游”。早在1985年以前,東長街就已經誕生了30多位教授、博士,如醫學博士熊汝成和李寶珍、生物學博士蔡蘊玉、哲學博士王中烈、電機學博士李國紅、社會學博士郝強、博士生導師黃恒學……為此,這條街道也被當地人稱為“博士街”。如今,這條街已經走出了百余位博士、教授。

  東長街上曾有一位名為王慎的老人常搜集博士街的資料,他生前留下的資料中有一本東長街名人名單,其中光是1920年至1959年出生的有識之士就有40多位。東長街上廣泛流傳著一個段子,以此佐證當地學風之盛:街上一棟低矮的舊平房原是同濟醫科大學楊仕豪教授的舊居,上世紀60年代楊家出了4個大學生。因久不在家,楊家就把老房賣了。有趣的是,買得這房子的新主人還沒來得及翻新房子,他的兩個兒子也相繼考上了大學。

  據蘄州文化館管館長介紹,2011年,王慎已以96歲高齡離世。所幸,王慎離世前,將其整理的東長街的多數資料贈予他的好友、蘄春原文史教文衛委員會主任張梁森。在蘄春縣委宣傳部的陳鈺的帶領下,記者來到蘄春縣漕河鎮張梁森的家中。

  或與文史研究工作相關,張梁森的藏書幾乎堆滿了書房的四壁。據張形容,蘄春人自古就崇尚讀書,大家認為家里有無讀書人是關涉到臉面的大事,條件好的家庭倘若不出個大學也會抬不起頭來。就連鄰里吵架時,大家也最怕被罵“家里連個大學生都沒有”。

  1962年,在蘄州二中(今天的李時珍中學)讀書的張梁森常去學校附近東長街的同學家中玩耍,“當時街上多為明清時期的老房,內飾考究,二樓常設一個板子,家家戶戶或多或少有一些藏書,再窮的人家,桌上總放著一本書。”張梁森回憶說:“多為紅書,偶有連環畫冊、線裝書,至于三字經等兒童啟蒙讀物,大部分人家都有。”

  讀書求功名的傳統,再加上家學淵源深厚或許是蘄春名人輩出的重要原因。如東長街王氏家族的“鋤經祠堂”就是最好的明證,“鋤經”是“鋤則帶經,牧則編簡”的簡稱,即告誡族人要時刻不忘讀書好學,哪怕是在務農放牛之時也要“手不釋書”。相傳,王家始祖王忠是明太祖朱元璋的親隨之將,官封明威將軍,蘄州衛指揮使。其子孫后代世襲其位,繁衍于東長街。王忠十一世孫王御龍,因重視詩書并教子有方,其子孫7人先后為康熙、雍正、乾隆、嘉慶朝的舉人、進士,其中進士5人。王家好學之風也延續到了現代,據不完全統計,從解放至今,王家大屋已走出近30位博士、教授。

  因學風旺盛,蘄州讀書走出去的人非常多,如祖居東長街李家大屋的李寶珍一家就出了5個博士。李寶珍于1918年降生在蘄州城內一個世醫之家,為當地一大望族。1938年,高中畢業的李寶珍考中名重一時的中正醫學院,到校后她發現不如所愿,遂轉學華西大學醫學院,后獲得醫學博士學位。在李的言傳身教下,她的三子一女均在美國取得博士學位:長子吳永輝是數學博士,為美國康涅狄格州大學某研究所所長;次子吳永炘,美國愛因斯坦醫學院博士,在美國任康涅狄格州大學教授;三子吳永烽,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應用物理系博士;女兒吳永燾,美國布朗醫科大學博士,在美國哥倫比亞醫學院任教。

  一人戴了三頂博士帽的黃恒學也是蘄州人的驕傲?;坪閶?957年出生于東長街,1974年高中畢業后就參加勞動。1977年8月,我國恢復高考制度的消息傳出,黃恒學迅速搜集了中學課本和學習資料,潛心復習。高考結束后的某一天,郵遞員喊,“黃恒學的信”,黃拆開一看是武漢大學的錄取通知書,他咬咬手指喜極而泣。隨后幾年,黃恒學先后獲得杭州大學心理學、中國社會科學院財政學、清華大學經濟學博士。

  從蘄春政協編撰的《蘄春名人錄》來看,不只是蘄州鎮的東長街,即便在整個蘄春縣而言,也是人才輩出:宋代有參與編寫《太平御覽》、《文苑英華》的學者吳淑;江西詩派重要成員林敏功、林敏修、夏倪;明代有醫藥學家李時珍;清代有文史學家顧景星、陳詩;近代有辛亥革命先驅詹大悲、田桐,國學大師訓詁學家黃侃;現代有詩人文藝評論家胡風、冀東抗日聯軍司令員董毓華……

  弘文重教 耕讀傳家

  蘄州的前身為蘄口,史載,宋太祖乾德二年(964年),宋朝廷在通常要地設立六處“榷貨務”,主管全國茶葉專賣,蘄口榷貨務正是其中之一,負責收購長江中游南北地區的茶葉。南宋詩人陸游到四川時曾經過蘄口,并居游多時,他在《入蜀記》中形容蘄口鎮區“居民繁錯”,東起吳越、西起湘蜀的來往商船“甚眾”,以致百姓在江面架田種菜。

  經濟的繁榮,極大促進了蘄州文化教育的發展。至明朝中葉,蘄州便是個“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參差十萬人家”的繁盛之地。清朝中葉后,蘄州更是商賈云集,眾多學者紛聚于此,讀經誦典,形成深厚的人文氣息。據載,洪武九年,官辦州學在元末戰亂廢墟上大興土木,在城內(今蘄春縣二中處)建齋舍、號房36間,州學內分設儒學、醫學、衛學,均經考試入學。弘治十七年(1504年),又在城內、東門外丁家坡、北門外玄妙觀旁設立3所社學,規定民間15歲以下少年、兒童均可入社學。

  蘄州素有以家族為單位辦義莊(義學)之風,而耆宿(社會上有名望的老人)名儒設帳執教者亦遍布鄉里。明嘉靖、萬歷年間,學崇王明陽的“蘄州二顧”中的顧問連續九次上疏乞歸,屢請辭官歸隱講學,深受百姓愛戴。蘄州城外熊化嶺人顧問(1510—1591)少時,群兒嬉戲,他獨坐瓦礫邊悶悶不樂,父母問他是不是餓了,他流淚說:兒不餓,想讀書。顧問17歲那年大病一場,先生擔憂他“恐以此廢學”??曬宋什∩院鎂涂炭喙ザ?,沒多久就以第一名考上郡諸生,后于嘉靖十七年(1538年)中進士任壽昌縣令,又升貴州道御史、降為來安知縣。每到一地,他都設義學供貧困者就讀,且親自講學不輟,還設義倉賑濟鰥寡孤獨和殘疾者。顧問歸里后建崇正書院,倡明理學,潛心著述。

  難以想見的是,蘄春史上曾有一偏僻鄉里辦起近二十所私立小學。據《蘄春莊陳氏宗譜》記載,民國三年(1914年),蘄春縣勸學所長陳國琪為檀林河鄉《中和堂老人陳杏林先生七十壽敘》云:“蘄屬學務,長峪最為閉塞,今歲猝得私立兩等、初等各小學且二十所,學生凡三四百名,則伯與仲之力也。”足見當時蘄春勸學之力。

  這類私塾在當時官辦縣學、鄉學寥寥無幾的情況下,起著巨大的作用。如劉公河的仰止軒、馬家河的盆山學舍、望天畈的書田館、洪祖二的蕓香閣等,或為進士、舉人執教,或為辭官歸里之官吏設帳,以造就一批“高材生”而名聞遐邇。此外還有大批供寒族子女入學的犁耙館,曾任太平天國王府掌書的陳仰瞻潛歸故里后就于株林河豹子山設犁耙館,以方便窮人家的孩子上學,陳主張男女有平等受教育的機會,他在《犁耙館賦》中大膽提出:“漫問是男是女,只要到館便教;何須擇日擇時,不拘哪天上學。”

(責任編輯:dengjihuan) 蘄春網(www.ofbfgh.tw)內容 轉載請注明出處
?
我來評論

本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