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中国福彩网首页 > 興趣愛好 > 文學 > 正文

民間典藝中的蘄春鼓書

點擊:次 時間:2014-06-05 09:56:22 作者:

中国福彩网首页 www.ofbfgh.tw

 流行在蘄春民間的傳統說唱藝術如鼓書、漁鼓、快板(數來室)、慢板、道情、相聲等統稱為曲藝。說大鼓書是蘄春的主要曲藝形式,至今仍受城鄉中老年聽眾的喜愛。

  說鼓書又稱“說書”,是把民間故事和小說進行加工后,借助敲鼓擊板用方言說唱出書,一般說來,說鼓書還講究詼諧幽默程式,比如用一首口語詩作開頭,叫做“定場書”。如我縣已故著名鼓書藝人張全忠在說“破除迷信”時,開頭就用四句通俗語來作開場白:“自從學了唯物論,封建迷信一掃平。和尚不打單身漢,廟里尼姑找愛人”接著引出下面書文。

  一、淵源

  蘄春鼓書淵源并無文字可考。據老藝人口傳,早于明、清時期,一位江蘇泰州的說書藝人名叫柳敬亭,跟著反清復明的義軍來到蘄春,這樣也把鼓書藝術帶來了。

  解放前,鼓書藝人大多是在寺廟祠堂說唱鼓書,解放后才敢到大庭廣眾之下說書。每到一地先拍幾下手掌吆喝一陣,或敲一通鼓板招惹一群人后,就開始說唱。水平較高的如湯少安、張全忠、胡北溪、韓福祥、舒暢等人還被請到縣文化館、縣電臺去說唱。

  改革開放初期曾一度有過很熱鬧的場面,鼓書藝人成立了協會。“咚咚”鼓板聲到處敲響。經過七、八年的熱鬧后,到了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由于受到電視錄相沖擊,只得退避三舍。只剩下少數藝人從城鎮縮到山區農村,聽眾也多為中老年人,協會也不復存在了。

  二、流派

  宋代詩人陸游的一首七絕道:“斜陽古柳趙家莊,負鼓盲翁正作場。死后是非誰管得,滿村聽說蔡中郎。”寫的正是大鼓書演唱場面。明代產生了藝人柳敬亭,黃宗羲《柳敬亭傳》生動記載了他的藝術生涯,清人小說《老殘游記》也有一段關于鼓書演唱的動人描繪。

  蘄春鼓書,相傳有南、北兩個流派,行話稱之為“南路”和“北路”。“南路”的是以南京藝人柳敬亭四品堂皇為源頭,師徒接續,一代一字,32代計32字。即:

  詩書世澤,宣傳演說。

  代古傳揚,仁義道德。

  東壁圖書,西園翰墨。

  大漢文運,中華民國。

  “北路”始于絳州府龍門縣邱長春(道教門徒),也是一代一字,計有100個字,即:

  道德通玄靜,真常守太清。

  陰陽來復本,合教永園明。

  至理守誠信,崇高嗣法興。

  世景榮維懋,?;昭苤悄?。

  赤修正仁義,超升云會登。

  大妙沖黃貴,圣體全用功。

  虛空乾坤秀,金木性相逢。

  山海龍虎交,蓬開現寶珍。

  行滿丹書詔,月盈祥光生。

  萬古續仙號,三界都是親。

  如同姓族的派行一樣,前一字為師,后一字為徒,同一字者為同輩,即師兄弟。徒弟的“字”是由師傅給的,俗稱“師傅把個字給我了”。而師傅給字也只能給他腳下的字,如師傅是“道”字,其授予徒弟的即為“德”字。按規定,學成技藝,能獨立賣藝者,師傅才給字。如此傳承,脈絡清楚。

  三、鼓書藝人

  蘄春縣鼓書藝人有南、北路之分,據文化部門統計,至1964年,南、北兩路鼓書藝人計有143人,其中正式登記的有49人,盲藝人94人。

  南路藝人高松爾,黃廠人,常在九江、南京、安慶一帶碼頭獻藝。為人嚴謹,不帶徒弟,恐其招惹是非,連累自身,技藝只傳給湯少安一人。擅長的書目有《隋唐演義》,可持續表演3個多月。另有《九龍十八俠》、《七劍十三俠》、《大五義》、《小五義》、《岳飛傳》、《聊齋志異》、《薛仁貴征東》、《薛丁山征西》、《羅通掃北》、《五虎平西》、《五虎平南》、《三國演義》等。

  北路藝人陳明春,達城廟榔木沖人。鼓板路子寬,強弱相間,富于節奏感。擅長演唱《今古奇觀》、《包公案》、《岳飛傳》、《隋唐演義》、《月唐》等。解放前曾在江西、安徽一帶說唱。他有一定文化,能創作,解放后還寫一些新段子。上世紀50年代初,出席過蘄春縣第一次文代會,新書段子在刊物上發表過。

  北路藝人張全忠,原馬畈白鶴林村人?;崠蛄?、理發、演戲、拉琴、刻鋼板,尤其善說書。被人稱為全縣群眾文化三個聰明人之一(另兩人為李興元、楊鳳蘭)。張全忠語言豐富,常有創新,尤其會運用俚語刻劃人物。不但老農愛聽,知識分子也很贊賞。上世紀80年代初,他在縣文化館擺書場兩個多月,天天客滿。張全忠還是業余劇團導演和演員,常用戲劇動作來刻劃鼓書中的人物,不僅富有趣味,且增色不少。“文革”期間,他在大隊宣傳隊演“樣板戲”,后到民辦小學教書。1978年秋,縣文化館動員他“出山”,1979年10月,曾出席湖北省“百花書會”、表演了由他創作的《醫圣斗官》,分別獲得創作獎、表演獎,省電臺曾錄音播放過。1980年秋,張全忠又一次赴省演唱,再次獲獎。是年,他被吸收為湖北省民間藝人協會會員。

  蘄春鼓書藝人在解放前歸縣講演所登記,后由民眾教育館領導,政治上無地位。解放后發生了變化,歸文化部門管理。50年代初,藝人陳明春、張意民參加了縣文代會,還當選為縣人大代表,有的還轉入文化部門,張意民、胡品祥師徒就分別于1951年、1952年到縣文工團、文化館工作。這個時期,藝人們或走村串鄉,或賣藝街鎮。除收錢幣外,還收谷米、豆類作為酬金。1958年,縣文化館逐一填表登記,簽發藝人證,照片蓋鋼印。“文革”時期,從鼓書《劉長春算命》開始,對宣揚美化“中間人物”的作品進行徹底清算,藝人活動全部停止。直到1979年,鼓書藝人協會成立,選舉張全忠為主席,胡品祥為副主席。到1982年底,鼓書活動達到鼎盛時期,全縣鼓書藝人達464人,其中張塝文化分館下屬藝人就有105人之多,橫車也有36人。

  90年代后,全縣僅剩下為數不多的幾個老藝人。

  四、鼓書書目

  蘄春縣鼓書藝人說唱書目共有120多篇,其中流傳較廣的有50篇。

  舊的書目在經過1964年 “說新唱新”和“文革”的“破舊立新”后,淘汰不少,手抄本和印刷本被燒毀,改革開放后才恢復。傳統書目有:《說唐》、《月唐》、《薛剛反唐》、《龍須?!?、《張四姐鬧東京》、《南包公》、《三俠五義》、《小五義》、《王公案》、《施公案》、《續小五義》、《岳飛傳》、《雙官圖》、《九龍十三俠》、《水滸傳》、《楊文廣平南》、《楊家將》、《千里駒呼家將》、《龍鳳杯》、《粉樁樓》、《綠牡丹》、《小八義》、《雙進京》、《白槐記》、《刁龍扇》、《五女興唐》、《金劍寶扇》、《封神榜》,《乾坤印》、《彭公案》、《神光劍俠》、《遇緣奇俠》、《施公案》、《九死還魂》、《天南怪俠》、《九美圖》、《烏金記》、,《陰錯陽差》、《大香山》、《攔和尚》、《劉金進紙》、《九人頭》、《黃氏游地府》等。

  現代書目有:《四猴子落網記》、《劉長春算命》、《新婚之夜》、《請保姆》、《鬧東京》、《激流勇進》、《雙棺記》、《受災之后》、《錯案奇緣》、《搶夫求親人》、《秀才外傳》、《馬司令還債》、《紅霞》等。

  由業余作者創作,經藝人演唱而流傳開來的優秀短篇有《評比之后》、《無保婆婆》、《婆媳雙試衣》、《雞口田》等等。

  影響較大的是:《說唐》、《月唐》、《岳飛傳》、《薛剛反唐》、《天寶圖》、《三門街》、《楊家將》、《粉樁樓》、《江姐》、《雙槍老太婆》、《烈火金剛》等書目。

  五、唱腔

  說書是一門藝術,唱腔大多相同,關鍵是語言要生動,唱功要精彩,才受聽眾歡迎聽得過癮。

  蘄春鼓書是說唱結合的大眾藝術。語言以方言為基礎,吸收黃岡、武漢乃至北京清亮、流暢的語言特點,經過藝人錘煉加工,逐步形成很有鄉土氣息的藝術。鼓書表演尤其簡便,一人一小鼓一響板,不受環境限制,家庭、院落、街頭、巷尾都可表演。唱腔分南、北路分;北路分悲迓、平腔、快腔三類;南路分四平、慢板、迓腔、憤腔四類。悲迓又有大、小悲之分。大悲慟哭感人,聲淚俱下;小悲婉轉綿纏,用于訴說故事情節;平腔敘述過程,快腔用于火爆場面。三類唱腔最宜于演唱“二二三”及“三三四”唱腔句式。“二二三”如“自從學了唯物論,封建迷信一掃平”;“三三四”如“窮苦人坐家中自思自嘆,嘆只嘆我窮人缺食少穿”。當某一句字數超過或少于上述句式時,則可隨機應變加快和減緩節奏。

  上述唱腔類似楚劇音樂,當然也滲進一些地方語言特點,所以鼓書藝人常稱之為蘄春自由腔,如:

  5 5 1 2 | 5 3 2 |

  自幼 神通 手藝 高,

  6 6 7 2 | 7 6 5 |

  隨 風 變化 樂 逍 遙。

  2 2 7 6 | 5 5 6 |

  養 性 修 身 熬 日 月,

  6 6 7 2 | 7 6 5 |

  跳 生 輪 回 把 命 逃。

  中、長篇鼓書敘述道白多,唱腔少,素有“千斤道白四兩唱”之說,由于說唱變化頻繁,節奏自由,所以總能讓人有百聽不厭的感覺。

  六、“貫口”

  “貫口”又被鼓書藝人稱作“海底”,是藝人描繪風光、景物及人馬、車轅、刀槍、箭戟等用的贊詞,經錘煉而成精彩的“臺詞段子”是曲藝行當的寶貴遺產。在故事情節發展過程中,于恰當場合,用上一兩段,能起到畫龍點晴作用。

  蘄春鼓書“貫口”通俗易懂,說起來瑯瑯上口。原則上要求一口氣“貫”到底,做到“氣盡音不盡,音盡神不盡”,聽起來如臨其境,如見其情。如用于舊時戰爭場面的“貫口”:“炮響三聲,三軍齊發,你看那將帥旗,杏黃旗,旗挨旗,旗插旗,旗擠旗,旗撞旗,中間還有一桿大紅龍鳳旗,那旗下有一騎著高頭大馬的元帥爺,他頭戴八角盔,身穿紅戰袍,身長丈二,膀闊腰圓,手持一把大刀。這把大刀,可不是菜刀、鐮刀、砍柴刀,而是青龍偃月刀。它曾在老君爐里煉,千錘打,萬錘敲,削鐵如泥,神見神倒,鬼見鬼嚎。你看這場惡戰啦,只殺得人仰馬翻,鬼哭神嚎……”有的“貫口”描述反面人物形象,不僅惟妙惟肖,入木三分,而且丑態百出,形影相吊:“你看那個臉像燈盞兒,耳朵像蘿卜片兒,兩條腿像麻桿兒,胸口像搓衣板兒,簡直橫豎沒個人樣兒!”有的“貫口”雖是鄉村俚語,但很形象化。如說舊市街景的“貫口”:“賣米的,買蛋的;賣油條的,買稀飯的;有快的,有慢的;有惡的,有善的;有虧的,有賺的;還有補鞋的、走焊的;賭錢的、嫖院的;調皮的、搗蛋的、瞎搞亂纏的……”再如對過去拖家帶口的婦女,心急火燎趕熱鬧的“貫口”,述說得有聲有色,活靈活現:“只見這位大姐,肚里懷一個,懷里抱一個,肩上坐一個,手上牽一個,前面走一個,后頭跟一個,嘴里還叫個不停,死伢兒,死伢兒,你快走哇……”

  “貫口”還不乏詩聯韻味,如用于群山環繞的“貫口”:“抬頭望,山連山,山接山,山山不斷;嶺挨嶺,嶺疊嶺,嶺嶺相延……”有的“貫口”用固定“唱詞”,移花接木往“書”上套,述說時不打鼓,只敲板,一直“貫”下去。如為昔日大家閨秀開相的“貫口”,就用的是“龍鳳連環套”手法,在語法修辭上稱“頂針格”:

  這女子生來蠻好看,

  看似仙女下了凡。

  凡間美女盤龍髻,

  髻上橫插白玉簪。

  簪攏鬢邊飛彩鳳,

  鳳套荷花百褶衫。

  衫下半吞描花腕,

  腕下兩手十指尖。

  尖尖十指多中看,

  看腕玉鐲寶石藍。

  藍色羅裙捏百褶,

  褶裙下圍露金蓮。

  蓮花褲腳鴛鴦帶,

  帶襯荷花百子鮮。

  仙女生就芙蓉面,

  面似桃花柳眉彎。

  彎彎柳眉配杏眼,

  眼似秋波水漣漣。

  蓮花朱唇櫻桃口,

  口內銀牙白玉含。

  含情不露多嬌女,

  女子當中數魁元.

  說書人使用 “貫口”,既要講究抑揚頓挫,輕重緩急,又必須吐詞清晰,字正腔圓。 “貫口”的運用尤其要貼切自然,恰到好處,不能張冠李戴。曾經有一藝人將描寫貴婦人的“貫口”,用來形容英雄人物江姐,居然稱作“十指尖尖白如蔥”,真是令人啼笑皆非。(張賢華)

(責任編輯:dengjihuan) 蘄春網(www.ofbfgh.tw)內容 轉載請注明出處
?
我來評論

本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