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中国福彩网首页 > 生活 > 旅游 > 精彩游記 > 正文

胡風故鄉沉寂的春天

點擊:次 時間:2013-12-30 09:27:10 作者:zhansong

中国福彩网首页 www.ofbfgh.tw

  蘄州自古以來人杰地靈,千百年來,涌現出來的名人在歷史長河中,如星光燦爛;其中,最著名的遠有《本草綱目》的作者李時珍,近有魯迅衣缽傳人,新中國文壇最大冤案“胡風反黨集團”的主角胡風。前天,在與蘄農化工進行技術合作之余,由該公司老總葉崢嶸先生帶領下,有幸到胡風先生的故鄉——蘄州下石潭村看了看,追今撫昔,感慨良多。

  說到胡風,中國稍有文史知識的人都如雷貫耳,大多為其命運跌宕,悲憫蹉嘆;尤其他的一封“30萬言書”,幾乎和彭德懷的“廬山意見書”一樣聞名海內外??梢運?,在毛澤東主政時期因言獲罪的千萬人中,胡彭二人,一文一武,是當代“文字獄”大悲劇中具有標志性色彩的人物。胡風從1955年起,到1985年逝世,所受的苦難非一般筆墨難以盡述,可以說他是中國的索爾仁尼琴??上У氖?,胡風有索氏之才華,卻沒有機會寫出《古拉格群島》一樣有分量的鴻篇巨著,帶著滿腹冤屈和遺恨離開人間。誰會想到,在新中國誕辰之初的1949年,他以火山爆發般的激情和才華橫溢,寫出4600行交響樂式的長詩《時間開始了》,來歌頌毛澤東。

  春雨初晴,云白天青,我們沿鄉間水泥道,由蘄州鎮往東經黃土嶺村,過菩提村,來到目的地——下石潭村。一路上,丘陵起伏,山道彎彎,目之所及,春和景明。一叢叢雪白的野月季開放在山坡地頭;一塊塊油菜田,菜花已謝,菜籽初結;麥地里麥禾剛剛抽穗,在春風中搖曳。有幾個七八歲的小孩,背著書包,相互追逐著走向學堂。村邊水塘里,幾只鴨子正在戲水。山林里田野間,有許多白鷺飛起飛落。

  到下石潭村后,我們向一位正在菜園里忙碌的中年婦女打聽,胡風的故居在哪里?她很熱情地告訴我們,故居就在村里;并到路邊的一戶人家里叫來一個瘦瘦的中年人,說他是村長,由他帶我們去參觀。村長自我介紹叫張群,很歡迎我們來胡風先生的故鄉參觀游覽。得知我來自武漢理工大學,張村長說:我村也有一個小孩考入武漢理工大學,學船舶制造,畢業了,目前在上海工作。胡風的鄉親如此熱情,我始料未及,心感溫暖。

  看得出來,該村處在丘陵上,四周也是貧瘠的丘陵地貌,可耕種的農田不多。村莊很古老,除路邊有幾棟新蓋的三層小樓房外,其余都是破敗不堪的老屋,有的已經沒有屋頂,留下殘垣斷壁,被野草占領。有的墻壁上還寫有毛主席語錄及文革時期的標語。村里建有古老的前門和后門;其中,后門破殘不堪。村中,居然用青石板鋪路——顯示昔日的榮光,如今都淹沒在叢生的野草中。許多老屋的門前有上年紀的大棗樹,剛剛長出葉子,還沒有蓋住枝椏間的樹刺。幾株刺槐樹正在開花,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槐花香。村里人很少,顯得相當沉寂。有一個中年人正在屋頂上檢查屋漏情況;一個年邁的老人扛著鋤頭剛從地里回來;兩個婦女在門口摘菜,一條小花狗在旁邊轉來轉去;一個小女孩將鴨子趕到池塘里......

  在路邊的草叢中,張村長扒開蓋著的枯草和瓦礫,指著一塊躺著的青石碑說:這塊石碑很有名,上了蘄春縣志,有點歷史。并說:村里還有許多古老的東西,都在文革中毀棄了。他說:下石潭村今天不怎么樣,因生活所迫,全村1400人,年輕力壯的村民都外出打工去了,留在家里的都是老弱病殘者。過去很有名,本地有“七縣三個半灣”之說,意思是七個縣里有三個半村莊很富裕,值得一說;這其中的“半灣”就是指下石潭村。

  張村長領我們來到一塊長滿雜草的空地上,說:這里就是胡風先生故居的舊址。好多年前毀掉了。我們一直想把故居修建起來,可心有余而力不足。縣里只撥給20萬元,到賬是到賬了,可不敢開工。經費顯然不足,我們怕半途而廢,那就成罪過了。我看著先生故居蕩然無存,只剩下荒草一片的舊址,心里有說不出的凄涼。說實在的,當年“胡風集團”案的前因后果,對中國所有文人的影響,從心靈到肉體,可謂透徹骨髓;關聯者表現的種種人格的崇高與鄙薄,堅守與變節,挾私報復與為虎作倀,封建帝王家長制的粗暴作風,對民主與法制的踐踏,無疑都會給后世提供無限豐富的話語空間。隨著時間的推移,胡風先生在中國的現代文學史和民主進程中,將越來越成為不可繞過的坐標性人物。他身上的歷史價值和名人效應,在旅游產業蓬勃發展的今天,將會給故鄉的人們帶來不可估量的經濟效益??裳矍暗南質等詞牽汗氏緋良?,故居毀夷,重建無期,可嘆可惜。胡風先生的故居若是在江浙粵閩諸省,斷然不會如此寂寞荒涼。

  在原故居的大門口的不遠處,有一株古老的桑樹和一株巨大的樸樹,枝繁葉茂,郁郁蒼蒼。張村長說,這兩棵大樹,胡風還是小孩時就有的,一直在這里。我們就是通過這兩棵樹,來確定胡風先生故居的準確方位的。說到大樹,張村長又將我們引到離故居不遠處的池塘邊,讓我們看一株巨大的皂莢樹。該樹三人合抱,濃密的新葉間也在開花,鼻際是另一種清香?;勾頤強匆蛔戀孛肀叩囊恢昃藪蠓閌?,說自己小時候,這棵樹就這么高大,幾十年過去了,并沒有長大多少。村里還有兩棵巨大的樟樹,也有百十年的樹齡。張村長說,這些樹都能見證胡風先生在村里的生活和成長;同時代的人卻沒有了。

  張村長帶我們到村小學參觀,說校園里有一尊胡風先生的塑像,先生的小兒子回來看后承認很像。值得一看。在到小學的路上,張村長介紹道:胡風,原名叫張光人。小時候并不聰明,11歲讀私塾時經常被同窗和先生嘲笑,說他是“煤炭土”,那意思是說他腦子里糊里糊涂不清白。最后,在本村私塾讀不下去了,就到他外婆村里讀書。他按母親的姓氏改名為胡風。沒想到,這一改,開了“聰明孔”,腦子好用極了。17歲考入了縣新式的公立小學,成績優異。長到19歲外出求學,終成一代大家。

  遺憾的是,和其他文學大家一樣,胡風先生的天才的光華,1949年后就黯淡了;在1955年更是被人為地粗暴地強制性地熄滅了。其后的30年,對胡風來說,是在苦難的深淵里掙扎的黯淡無光的歲月,茍延生命而已。從胡風的悲劇里,我們可以看出毛澤東主政時期的中國,思想自由是多么稀缺的東西!對于一個文明自由民主的社會,“思想自由,就是國家不能干涉你我心靈深處的思維活動,讓你我根據個人觀點進行獨立思考、理性判斷的自由。要求思想自由,最為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求國家權力免于介入公民個人的精神生活。”這是多么重要的人權啊!

  下石潭村小學里,僅有不多的學生在上課。校園中央的花壇里果真有一尊胡風先生的水泥塑像,真人比例大小,背北面南,握書而立,很神似。見我們到來,村會記連忙從小學對面的小賣部里拿幾聽飲料出來;校長也歡迎我們在校園內拍照。從他們身上,能感到胡風故鄉斯文猶在,古風猶存;他們以身為胡風先生的鄉親為榮。

  我們告別張村長,夕陽西下時離開下石潭村?;爻痰穆飛?,我想起聶紺弩的《吊胡風》一詩:

  精神界人非驕子,淪落坎坷以憂死。

  千萬字文萬首詩,得問世者能有幾。

  死無青蠅為吊客,尸藏太平冰箱里。

  心胸肝膽齊堅冰,從此天風呼不起。

  昨夢君立海邊山,蒼蒼者天茫茫水。

  最后,我們重溫文獻上的介紹:

  胡風(19O2~1985),現代文藝理論家、詩人、文學翻譯家。原名張光人,筆名谷非、高荒、張果等。湖北蘄春人。

  1913年讀私塾。1919年讀縣公立小學。1921年起就讀于武昌和南京的中學,其間開始接觸“五四”新文學作品。1925年進北京大學預料,一年后改入清華大學英文系。不久輟學,回鄉參加革命活動,后一度任職于國民黨的宣傳、文化部門。大革命失敗后,赴日求學。1929年到日本東京,進慶應大學英文科,曾參加日本普羅科學研究所藝術研究會,從事普羅文學活動。

  1933年因在留日學生中組織抗日文化團體被驅逐出境?;氐繳蝦?,任中國左翼作家聯盟宣傳部長、行政書記,與魯迅常有來往。1935年編輯秘密叢刊《木屑文叢》。翌年與人合編《海燕》文學雜志,寫了《人民大眾向文學要求什么?》,提出了“民族革命戰爭的大眾文學”的口號,革命文藝隊伍內部由此開始了一場關于“兩個口號”的論爭。這一時期發表大量文藝理論批評文章,結集出版了《文藝筆談》和《密云期風習小記》,還出版了詩集《野花與箭》與一些譯作。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后,胡風主編《七月》雜志,編輯出版了《七月詩叢》和《七月文叢》,并悉心扶植文學新人,對現代文學史上重要創作流派“七月”派的形成和發展起了重要作用。曾任中華全國文藝界抗敵協會常委、研究股主任,輾轉于漢口、重慶、香港、桂林等地從事抗戰文藝活動。1945年初主編文學雜志《希望》。這一時期著有詩集《為祖國而歌》,雜文集《棘原草》,文藝批評論文集《劍·文藝·人民》、《論民族形式問題》、《在混亂里面》、《逆流的日子》、《為了明天》、《論現實主義的路》,散文集《人環二記》,譯文集《人與文學》等。

  1949年起任中國文聯委員、中國作家協會理事、第一屆全國人大代表。其間寫有抒情長詩《時間開始了》,特寫集《和新人物在一起》,雜文短記《從源頭到洪流》等。1954年向中共中央寫了《關于幾年來文藝實踐情況的報告》(即“三十萬言書”),被定為“胡風反革命集團”之首。1955年5月16日被捕入獄,并開展全國范圍的批判、斗爭。“在全國清查‘胡風反革命集團’的斗爭中,共觸及了2100人,逮捕92人,隔離62人,停職反省73人。到1956年底正式定為‘胡風反革命集團’分子的78人,其中劃為骨干分子的23人。”假設一個正式涉及此案的人的家庭以每家3人計算,則共觸及6300人,其實,受株連的遠遠超過上述數字。據有關材料揭露,和胡風或其他胡風分子素昧平生,只因為他們之間有過一次平平常常的通信;曾表示過對某一胡風分子作品的喜愛;為了一首小詩曾獲胡風推薦而發表過;為了聽過胡風主講的一個專題;為了是胡風的妻妹;為了是某胡風分子的內弟……以上這些都是曾經受株連的罪名。最令人啼笑皆非的一件事是當年在胡風家鄉,即湖北蘄春縣,曾把全縣的所有語文教師都停職反省一年,要他們交代和胡風的關系,實際上,除了胡風的侄兒張恩,胡風對他們無一相識。

  1979年獲釋,胡風先生身陷囹圄24年。被關后期,先生神經有些不正常,連吃碗雞蛋面都認為自己有罪,不配,會被斗爭的。1980年平反。后出任第六屆全國政協常委、中國文聯委員、中國作家協會和文化部文學藝術研究院顧問等職。他的文學理論著述輯為3卷本《胡風評論集》出版。

  1985年6月8日因病逝世。1988年6月18日,中共中央發布《關于為胡風同志進一步平反的補充通知》,正式撤消其個人主義、宗派主義、唯心主義等罪名,“胡風反革命集團”案才被徹底平反。此時,距先生離世3年另10天。

  (本文原作者:ying0520 本文從 天涯論壇 > 旅游休閑 > 心情游記 發現并摘取

  原帖地址://bbs.tianya.cn/post-travel-406235-1.shtml 發布時間:2012-05-01 13:11:00

  感謝原文作者對家鄉的貢獻。)


(責任編輯:zhansong) 蘄春網(www.ofbfgh.tw)內容 轉載請注明出處
相關標簽:
我來評論